1. 首页 社会文化 大咖名流 女性生活 财经资讯 科技前沿 法律在线 体育新闻 教育新闻 历史咨询 时尚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 内容

在风险社会里做出最优决策_财经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7-29 02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聂辉华

一直以来,大家对后疫情时代或者疫情本身做了很多讨论,但是对一些深层次的思考还比较缺乏。我有一个疑问??我们怎么在一个风险社会里做出最优决策?世界已经发生改变了,我们的决策规则也要改变,如果墨守成规,我们可能会犯很多错误。

我们现在相当于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时期,这个时期虽然在总的历史上尺度并不长,但是它带来的影响非常大。在这样一个充满风险的社会里,很多人的偏好是不稳定的,可能会经常改变目标。很多人都会选择风险规避,甚至有可能会做出一些在主流经济学看来是非理性的行为。

在这样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有三个关键词值得注意:一是“黑天鹅”,二是“灰犀牛”,三是“大白鲨”。所谓“黑天鹅”,就是说这种事件非常罕见,但破坏力很强,发生概率很低。“灰犀牛”是说这种事件大概率会发生,但现在不会发生,比方说环境污染,或者珍稀动物的逐渐濒临灭绝。至于“大白鲨”,大家可以想象,在一片平静的海洋里有一条大白鲨,它一直在这里,但是你不知道它在海洋的哪个地方。你现在要做决策,比如要不要下海捕鱼?如果不去捕鱼,你就可能饿死;但如果下海捕鱼,轻者会受伤,重者会被咬死。请问你现在怎么办?这个例子有点像是疫情影响下的世界,我们要做很多决策,但是决策本身就是一种风险,你不做决策肯定是不行的。没有“大白鲨”是一个世界,有了“大白鲨”是另外一个世界。

这跟“黑天鹅”不一样,“黑天鹅”是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,几乎没有办法做准备。也不是“灰犀牛”,“灰犀牛”是知道这个事情会发生,只是它现在不会发生,所以也可以不慌不忙地生活。但是“大白鲨”事件不是这样,你知道它随时可能发生,可是又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发生,也不知道它以什么方式发生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在很多方面要抛弃过去经济学的一些理念,掌握新的决策法则,不妨称为“大白鲨”经济学。

第一个法则是确保生存第一。经济学告诉你,如果是生产者,你追求最大化利润;如果是消费者,你追求最大化效用。但在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生存第一。举个例子,比如说你是企业家,你要买股票,一个股票是高风险高收益的,另一个股票是低风险低收益的,你会买哪个?在常态世界这很简单,期望高报酬的话肯定是选高风险项目。但在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生存是第一位的,如果你选了低风险项目,你至少大概率能活下去。所以这个时候决策原则不再是利润最大化,而是生存第一。这在博弈论里叫做“最大最小”原则,意思是说做决策不是选哪个收益最大,而是选在所有可能损失的情况下,哪个成本最小。这就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讲的,“两害相权取其轻”。

第二个法则是要有“换道”意识。这跟传统理论也不一样,因为学术研究表明,几乎70%的多元化并购都是失败的,应该在某一个领域做深做大做强。但如果在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这样做可能就完蛋了。举个例子,汽车行业因为疫情损失惨重。在这种情况下,比亚迪跨界进入口罩市场,这是一家生产电动汽车的企业,居然转型成为口罩生产大企业。我觉得不管这次能不能赚大钱,至少它能够挺过去。所以大家发现,如果遵从过去的观念是很危险的。在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有的时候改换赛道,比在原来的赛道上成为冠军更加重要,因为原来的赛道尽头说不定就是万丈深渊。

第三个法则是少借贷多储蓄。经济学里面有个假设叫做永久收入假说,如果你知道你未来的收入会增加,那么你可以现在就花以后的钱,这样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提高你的消费。但是在非常态的世界里,你根本不知道未来的现金流能支撑多久,未来的预期是不稳定的,这个时候借钱消费、提前消费、透支未来就是很危险的。

第四个法则是花时间分析信息。如果经济是平稳的,一般来说,竞争会使得资源实现优化配置,找到最优的价格就等于把所有的信息都掌握了。但是在一个非常态的世界里,价格不再是唯一有用的信息,甚至价格本身是扰乱决策的信息。所以不能只看价格,要自己花很多时间去分析信息,每一个人的决策所需的信息量是非常大的。换句话说,现在信息高度不对称,需要小心决策。

(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、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)

本版供图:古然